新年随笔. 二零一五年春节

很长时间没有用中文写过随笔,趁着2015年的新年,在美国的中西部,一个远离我历史和过去的地方,沾上有点脱离我的中文墨水,开始自由发挥。 还在战战兢兢地工作,对于不大喜欢过节的我来说。学习和工作的繁忙和压力使到我没有沾染上新年热烈的气氛。 看着微信成天飞翔的新年快乐祝福语,喜庆的图片,红色的渲染,考虑或者我永远都不会回去那片我走过来的土地。 社会圈里布满亲戚家人聚在一起的饭局照片,还有年青人和另一半一起在四处漂流的城市,我决定选择沉默,因为已经不属于这两个范畴。 还记得每次春年,就是我想逃又没地方逃的时候,因为小伙伴们都在家过年,而家里的电视每个channel放的都会是春节晚会。这些地方都是我无法融入的领土。 很惊讶为什么人类会喜欢whatever赐予他们原先有的东西,听起来有点奥妙。而我,总是寻找和捕捉没有赐予我的东西。 有人要搬回三藩市,有人要回中国,有人在新年前去世了,有人影响了我一来美国的印象可是我错过了去看他最后一面。 来来往往,可以捉住的是现在这一刻的空气,溜走的是时间的流沙,人物,事情。听起来好像小时候在教室里写作文。 有些人选择留下,有些人选择离开,有些人选择捍卫自己原先的根源,有些人选择改变。 来去匆匆,新年就是去旧迎新。新年就是把不痛快的一笔去掉,然后重新寻找新的希望和新的开始,或者继续捍卫已经拥有的。 新年是忙碌的,忙着打电话给在家乡等着我们回去的外婆,想着要欺骗她 “我想回来可是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能”的借口;还有繁忙地回微信的短信,新年快乐和其他恭祝的字眼给亲戚朋友。 很感谢你们还记得我。我也很感激我曾经拥有的。可是对于一个不喜欢过节的人来说,假装是蛮累的。我喜欢被人忘记。 下一次去漂流的时候,决定把我所有的秘密和过去埋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听起来有点奇怪,还是我本身是个奇怪的人。 看着每个人都粘贴和渲染着新年快乐的字眼和横幅,至于那些不快乐的人们啊,你们在哪里?有谁跟我一样不喜欢庆祝新年呢? 故乡故乡,我走了,请不要挂念我。

三十歲的倒數

日子過得翻雲覆雨又好,細水常流也好,躲不過時針一點一點地流逝。以前的日子,過了幾多年也好,仿佛像是在昨天。三十載的倒數,像快考完的試。沒有考不完的試,只有進不進步的分數。有誰又可以瀟灑地不檢討自已過往的人生,作出調整而重新出發。將來又會是轉眼而過的十年。今天 的台階上,要決心list以後不能再做的事情,那些屬於十幾,二十幾歲的過往。 1. 不能再撞破頭地為了跟自己沒有聯繫的人或事抱打不平, 或者想很有型地見義勇為了。撞破了只會是自己的頭。要講的話是要講,但並不是爭執。妥協並不可怕。屈服(這個年輕一族從來不會想的詞如以前的我)或者可以 是一種新的認識。一條讓自己好過別人也舒服的路。妥協不是要盲目地認同,只是嘗試理解別人的觀點。而且別人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會堅持自己的主見。主見的堅持度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深根蒂固。世界更不可能隨著自己的想法而轉。不要嘗試去改變。 2. 不要再衝動行事。有doubt或發火的時候自己要沈住氣。冷靜地重復想一下這個事情,有要發飆的程度嗎?有諒解或者緩和的餘地嗎?我最常用的“I don’t care!”(一招殺)也不能再用了。因為分明是care所以才這麼火了,對吧? 3. 所以,也不能用心中的秤去衡量所有事情,不是每樣東西都公平的。不要執著。每個人一生出來就不會是同一個重量。每個社會,每個環境都有自己的顏色。染色是必然的。不能因為自己是紅色,就說所有人是綠色。每個地方都有它的法規,都會有它不公平的地方。歷史,遭遇跟擁有的東西不同,就不要浪費時間去做法官了。 要記住,你只是觀眾,在任何環境下,要變成一只變色龍,才能更好地活着,發揮自己的才能。記得,最終在有適當的時候要變回自己的顏色。不然失去自己更恐怖。 4. 不要再苦瓜臉show人,要別人喜歡你,首先要喜歡自己。哪怕是心情不好,時刻要想的是how to present自己,讓別人給自己加分。哪怕是今天你覺得不重要的一個人,也要微笑大方地對待,或者明天他會幫着你。那樣,工作上朋友上,路才會走得順點。 5. 不要再像小孩子那樣在父母面前口不擇言了。不要妄語。“我就是不太normal的人“ doesn’t… Read more 三十歲的倒數

童年里@第三章 舊屋的遐想 * 往事篇篇

  梦里的常客是我小时候的屋子, 里面怀有少时的记忆和幻想. 还有热闹的隔里邻舍, 穿插着厨房的炒炸声, 谱写着了成长的和谐曲. 屋子虽小, 但有着很多见到大街小巷的窗, 我的生活就缤纷得多. 我家最普通但又特别的是一个小小的阳台. 坐在小板凳上我就成了中国版Rear Window的主角. 好奇地去用眼睛去探索, 四周围都发生些什么事情. 阳台可以看到很多在更多窗口, 通向更万事莫测的每家每户. 他们都在做些什么, 是什么人, 想着便成了我整天呆在阳台的理由. 对面的红砖屋,… Read more 童年里@第三章 舊屋的遐想 * 往事篇篇

相對論的運用

 爱因斯坦 (Einstein) 的相對論:任何在物理规律中出现的时空量都应当为该时空的度规或者由其导出的物理量。In short, 萬物的形狀大小都由當時環境因素或標準而定量。 這萬物包括人同物。再回去以前的學校操場,感覺上覺得面積細了很多。以前的城市,更像是大富翁裡的虛疑城市,因為明明印象上就不是這個樣子。同一件事,為什麼以前覺得這麼難办到,但現在卻可以以一笑置之的態度悠而處之? 這時通常媽媽會說,因為你那時候還小。小時看上去很大的某樣東西,現在看起來就變小了。這是因為我們都長大了。這個不但是在體積上的量衡,更是在認知上的改變。而這種改變令到記憶上的印記都變樣了。可以說,我們的心胸,因為腦裡build up的東西多了,而寬了。造成對某種事物的定義有了不同的見解。 就像人在辭世的一刻,才感覺到生命這麼短。是真的這麼短,還是因為時日不多回頭看,雖然經歷了很多歲月,但相對地不夠時間去回味。同樣的道理,坐在教室裡的小同學,一堂45分中的課,就變得很長,真想一下子長大,去結束這endless課堂的煎熬。 這些人得到了某種東西,就有了更高一层的物資追求。也是相對論的應用。因為我們的思想不是靜止不動的。腦子的進化速度,快時可以比一首歌的流行時段來得快。這就是有時聽翻某首歌,當時的百味感覺還能回味,但對當時人物的感覺就已經不在了。因為在腦裡,歷史印跡還在,但是認知感覺就在不停地改變。這令到在時間同外來事物的沖擊下,同一個人對同一樣東西的理念產生轉變。 搭建的記憶,在時間中流失它的形狀,剩下痕跡,但這痕跡的迴響,跟原唱有很大的差距。所在當再看同一幅畫像時,事在人非。或者可以說,新的element令到人在看同一幅畫時,有不同的感受。 就像品嘗的食物多了,好食的東西在不停增加,就對孩時最喜歡的那一樣忘了。記憶在健忘症的產生下變了形狀,也變味了。 就像在Apple產品日益流行的趨勢下,其他PC產品就慢慢都變成了蘋果的shadow。在群眾的理念上,對tablets的概念認知只有在iPad上可以找到.  而對於一些歷史文物,例如walkman 同dvd player當時的熱爆的隨身聽,就變成了tech記憶中的一個缩影。 或者這樣說,因為現代社會的option增多了,對原始的執著便變松了。在一件事物的感知上,便相對地不停更新換代。一個不覺意,就很容易遺忘了那舊時相對的記憶。 或者Positively地看,任何事情都是相對地存在。在生活中這一刻很難過的關,在下一章回頭看,就容易得多了。有從容的心,在新的事物或認識到來時,才能從容地對待過去現在跟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