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論的運用

 爱因斯坦 (Einstein) 的相對論:任何在物理规律中出现的时空量都应当为该时空的度规或者由其导出的物理量。In short, 萬物的形狀大小都由當時環境因素或標準而定量。

這萬物包括人同物。再回去以前的學校操場,感覺上覺得面積細了很多。以前的城市,更像是大富翁裡的虛疑城市,因為明明印象上就不是這個樣子。同一件事,為什麼以前覺得這麼難办到,但現在卻可以以一笑置之的態度悠而處之?

這時通常媽媽會說,因為你那時候還小。小時看上去很大的某樣東西,現在看起來就變小了。這是因為我們都長大了。這個不但是在體積上的量衡,更是在認知上的改變。而這種改變令到記憶上的印記都變樣了。可以說,我們的心胸,因為腦裡build up的東西多了,而寬了。造成對某種事物的定義有了不同的見解。

就像人在辭世的一刻,才感覺到生命這麼短。是真的這麼短,還是因為時日不多回頭看,雖然經歷了很多歲月,但相對地不夠時間去回味。同樣的道理,坐在教室裡的小同學,一堂45分中的課,就變得很長,真想一下子長大,去結束這endless課堂的煎熬。

這些人得到了某種東西,就有了更高一层的物資追求。也是相對論的應用。因為我們的思想不是靜止不動的。腦子的進化速度,快時可以比一首歌的流行時段來得快。這就是有時聽翻某首歌,當時的百味感覺還能回味,但對當時人物的感覺就已經不在了。因為在腦裡,歷史印跡還在,但是認知感覺就在不停地改變。這令到在時間同外來事物的沖擊下,同一個人對同一樣東西的理念產生轉變。

搭建的記憶,在時間中流失它的形狀,剩下痕跡,但這痕跡的迴響,跟原唱有很大的差距。所在當再看同一幅畫像時,事在人非。或者可以說,新的element令到人在看同一幅畫時,有不同的感受。

就像品嘗的食物多了,好食的東西在不停增加,就對孩時最喜歡的那一樣忘了。記憶在健忘症的產生下變了形狀,也變味了。

就像在Apple產品日益流行的趨勢下,其他PC產品就慢慢都變成了蘋果的shadow。在群眾的理念上,對tablets的概念認知只有在iPad上可以找到.  而對於一些歷史文物,例如walkman 同dvd player當時的熱爆的隨身聽,就變成了tech記憶中的一個缩影。

或者這樣說,因為現代社會的option增多了,對原始的執著便變松了。在一件事物的感知上,便相對地不停更新換代。一個不覺意,就很容易遺忘了那舊時相對的記憶。

或者Positively地看,任何事情都是相對地存在。在生活中這一刻很難過的關,在下一章回頭看,就容易得多了。有從容的心,在新的事物或認識到來時,才能從容地對待過去現在跟未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